《鱿鱼游戏》的导演太绝了!把童年记忆拍成“成年阴影”

娱乐有事情 2021-10-11 01:25:48

一群负债累累的人生输家怀抱着“赌”一把的心态,也许自己是最后赢得游戏的人,也许一次游戏可以改变自己“困兽”般地处境。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接下来的游戏原来这么恐怖!

众人来到游戏平台,这是一片荒凉的黄土地。主角成哥居然认出了一位故人,这个人是他儿时的玩伴曹尚佑。老曹小他一岁,是街道之光,首尔大学的高材生,金融投行大亨,这些是成哥听老曹的母亲说的。但现在老曹是一脸尴尬,自己出现在这里本就证明自己的失败。他因挪用公款欠了6亿,比成哥还多两亿,自尊像一把剜心的刀让老曹十分难受。好在这个时候游戏开始了。

第一场游戏是“一二三木头人”。玩家们50米开外有一头巨型娃娃,他们不能被它看到移动,并要在5分钟内抵达终点。大家一听,这也太小儿科了,童年时我们都玩过。

游戏开始,娃娃开始数数,两个出头鸟开始狂奔,一瞬间跑出几十米,看来想第一个赢。当娃娃转过头,最前面的家伙还没站稳,他被看见动了,324号淘汰,娃娃发射出子弹然后转过去。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有第二名小哥凑过去,看见第一名呕出了一滩血。

娃娃回头,小哥已经吓坏了。两腿下意识地往后退,这下娃娃的电子眼就侦测到了他的移动。小哥拔腿就跑,每个人都看见了小哥被射中爆裂的血浆,一个人开始跑,数十个人跟上,从众心理让人们放弃了理性。很多人心怀侥幸,以为能够混在人群中逃脱侦测,但他们忘了那是机器,短短十秒钟之间,只听得枪响得如连珠炮一般。

很多人来到大门前却推不开门,全部在门口遭到射杀。当枪声终于停止,场上已经没了动静。数百幸存者战战兢兢,死死克制着不要发抖。当娃娃再一次转过头去,没有人敢动,唯独那位1号老先生面带微笑地往前走去,并在娃娃转过头之前停下,这一轮无人死去。

当老先生走罢两轮,就有人跟着他往前了,解下来,娃娃的每一次回头,都有不小心动弹的人被枪杀。而它喊“一二三木头人”的声音越来越快,意味着他们能前进的时间越来越短,成哥还在瑟瑟发抖。老曹叫他赶紧起来,躲在别人背后。时间过半,再不向前必死无疑。

成哥只得起身,没走几步,他选择得掩体就被枪杀倒下。成哥想跑,腿却被人拉住。竟是一个伤者,这人哭喊着求他搭救,但时间只剩1分15秒,哪有时间做好人?成哥一狠心,挣脱了那人,然后听见他在身后中弹惨叫。最后一分钟,很多人冲向了终点,成哥也快了,但心一急,他没有注意到地上的手臂,一跤绊倒。就在娃娃回头的瞬间,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领,这个南亚人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成哥一命!

下一次转头,已是最后的机会,成哥和南亚人用尽全力冲刺终于飞跃了终点。时间归零,只听得18声枪响,未能到达终点的18人尽数被灭杀。

场上寂静下来,活下来的人仍都沉浸在恐惧之中,无人知晓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之后还会经历什么。镜头拉远,他们竟然在一座海岛之上,这个游戏到底有什么阴谋?

半个小时后,在寝室里,人人都坐在地上低着头,久久无法平静。成哥向老曹和南亚人道谢,他的命算是他们救的。突然红衣人出现,向大家禀报游戏结果,456人通过者201人,淘汰255个,第一场游戏竟然死去过半!

一个女人冲出来跪倒在地,大喊自己还有孩子,恳求红衣人放条生路,没过几秒,在场就跪下了十几个人,求饶声哭声此起彼伏,对面红衣人却无动于衷。就在这时,机敏的老曹想起他们签过的协议有一条是超过半数玩家同意可中断游戏。他大声提出要求,想不到红衣人当场安排投票。

但在投票之前,众人头顶的小猪存钱罐突然发起金光,从上方管道中无数钞票就这么掉下来,一捆一捆掉了几分钟。众人抬头望着那堆钱,慢慢聚到其下,等钱落完,存钱罐已经满了一半。听红衣人解说死去255人,这里便有255亿奖金,如果现在放弃这些奖金不过给你们。投票开始,成哥第一个上去投,惜命的他选择停止。第二个老太看了一眼巨额奖金,投了继续。城府深的老曹投了继续,刚刚还跪求放行的瘦削女人居然也投了继续。好在也有很多人懂得“人为财死 鸟为食亡”的道理。

十分钟后,票数竟然来到了戏剧性的1:1。只剩一个人没投了,是继续还是停止全看这位老先生。成哥一看,心中一沉,想起老人刚刚玩游戏那么开心,他脑中又有一个无法切除的瘤,必死之人真会惜命吗?但出乎意料的是老人选择了停止。于是游戏停止了,所有玩家被麻醉,被蒙上眼被扔回了首尔市中心。

捡回一条命的成哥立马去报警,但神秘组织做得太隐蔽,他唯一线索是那张名片,可名片上的电话是空号,故事太过匪夷所思,警方根本不信他。

而一回到正常生活,成哥发现他多年的逃避开始了反噬。妈妈病倒了,他从来不知她有糖尿病,也从未治疗过。她足部已经溃烂,看起来触目惊心。妈妈醒后不愿住院,住院费太贵,她好像不想活了。对儿子也很绝望,只是喃喃地说她好累。

成哥现在才想担起责任,他到处借钱,但身边的人都知道他的德行,没一个肯借。只有一个人借了,就是他前妻的现任老公,但这个人有一个条件,要成哥再也不要出现在他家人面前。成哥一怒之下打了他钱也不要了,他的自尊心害他放弃了救命稻草。

但一个人怎么能同时拥有最烂的牌以及最雄的野心?当成哥看到家门口夹着一张新的神秘名片,他果然又一次报名了。他想继续游戏,赢得456亿韩元。他希望回来玩游戏的人越少越好,这样他的赢面就大一些。但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当成哥回到寝室,他看见重新进入游戏的有187人,再参加率为93%。

老先生、老曹、南亚小伙、自称还有孩子要照顾的卷发女以及黑帮蛇头都回来了。这回人们不再单打独斗,纷纷抱团求平安。成哥、老曹、南亚小伙和老先生组成团,蛇头也组建了一个“恶贯满盈”团伙,招揽了4个不善之辈。他还想招揽曾经的部下,一个机警聪慧的扒手女孩。但女孩早就看透他的卑鄙本性,拒绝了他。她知道有团伙不一定有用,关键是要知道下一游戏玩什么,她自有计划。

深夜,她借口上厕所,从厕所的通风管钻了进去,在爬行数十米后,她来到了厨房上方,看到一群红衣人在大锅里搅拌着什么东西。黄黄的液体,白色的粉末,那肯定是糖。她没看明白,但时间不够必须回去。

女孩苦思冥想了一夜没有想通,但在所有玩家去玩游戏的路上,老曹找上了她,问她看到了什么。原来,他昨晚注意到了她去厕所,回来之后又听到她和其他人讨论,高智商的他猜到了女孩的动作,女孩把情报告诉了他,老曹想了一段时间推断出他们接下来要玩的游戏是椪糖。

所谓椪糖即将白砂糖高温融化反复搅拌成糖液,在凝固之前用磨具压出一个图形,凝固后卖给小朋友,小朋友们就会把中间的小图形给抠出来。

在游戏开始前,玩家们来到一个广场看见四道门,分别是圆形、三角形、五角星和雨伞。这时他们还不知道要玩的是椪糖,所以大家各自按喜好去各个门前排队。然而如果知道玩椪糖,绝对不会选复杂的图形。因为抠出这种图形难度极高,而现在只有老曹推理出要玩椪糖。但老曹没有将这个情报告诉同伴,还建议大家分散来排队,实在是居心叵测!

他第一个选择了三角形,南亚人选择了圆形,老先生选择了五角星,成哥选择了雨伞。听见成哥这么选,老曹顿感惊愕,选这个几乎必死!他内心陷入矛盾,该不该救他?但最后,他没有阻止成哥。在老曹选三角形时,扒手女孩跟着他去排队了。

游戏开始,每个人都领到一个盒子,里面果然是椪糖还有一根针,要求是用针去抠出图形。弄破了或者10分钟内没有抠出来那就要死。选到三角形和圆形的都很庆幸,选到五角星和雨伞的则完蛋了。

看到这人手里的椪糖被不小心弄断,他满脸惊恐地抬起头,正好被裁判发现,枪响了。这时候有个女人被枪响吓到,手中图形也被弄坏,虽然苦苦哀求还是被一枪爆头。有七八个人陆续死去,扒手女孩手很稳,南亚人选择用手指把外壳掰掉,老先生拿到五角星难度很大,最难的是成哥,他拿到的是雨伞,只能从边缘极慢的尝试。

卷发女在滑梯底下,用她悄悄带进来的打火机给针加热,高温再去抠椪糖,果然很快弄出了图形。卷发女离开场地把打火机扔给蛇头,成哥这边已经满头大汗,连三分之一都没有抠出来。就在这时,他的汗滴到了椪糖上,他突然灵光一闪,看见被汗滴过的椪糖变薄了!于是他开始舔椪糖,用唾液融化椪糖,他这么做身边认纷纷效仿,在最后几秒成哥感受到了椪糖松动,终于他把雨伞掰出来了。时间到,他通过了。而现场没有抠出图形的人呢都遭到了屠杀。

当成哥回到寝室,看见老先生南亚人和老曹都大难不死,颇为庆幸。唯独老曹心情复杂,他计划是让团队里的弱者被淘汰,没想到成哥和老人家还是活下来了。椪糖游戏死去了79人,奖金又注入了79亿,所有人更加兴奋,更加恐惧。

总结:从第一集的拍画片到后来游戏里的123木头人和椪糖,导演很善于利用一些常见的游戏去制造游戏前后人们表现的一个落差,最恐怖的不是天马行空的想象,而是我们身边的一些小事情竟然可以这么恐怖,无限的联想让这些参与者心情大起大落,制造了看点,不得不说导演太绝了!

0 评论: 0 阅读: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