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妨从林生斌事件学会理解界限

咸娱八卦 2021-09-23 09:13:54

前段时间,林生斌翻车了。

从前大家对他有多赞美,现在就对他有多贬损。

各种质疑、辱骂、猜测、攻击甚嚣尘上,如潮水般滚滚涌来。但至今,关于许多民众猜测的,甚至疑心他是纵火案的真凶,至今尚无确凿调查证据呈现。

目前大家对林生斌事件的关注,早已经超过了所谓“吃瓜群众”的一般看热闹心理,不但是人设坍塌,甚至已经上升到对他个人的道德质疑、对他进行各种负面揣测、甚至建议立案侦查的滚滚声浪。

这场面就有点太失控了。

我把林生斌整个事件前前后后的热点资讯都翻查了一遍,至今仍未找到确凿证据证明他是人渣,他是罪犯,同时,当然,我也并非仅凭此就确定他一定是正人君子,一定受冤枉了。

因为我心里很清楚,林生斌是否罪犯一事,该由公安、法制机构来调查,我们老百姓道听途说的、人声鼎沸地议论的所有口水资料都不能称之为证据,也无法设定一个人是否清白。

林生斌事件的真相这里姑且不论,但可以很明白洞悉一个原理:我们这个社会之所以有明星、有网红、有公众人物,就是因为大部分民众其实对待他人没有健康的心理界限,也并没有养成成熟的心智,如此才容易产生一夜之间造星、一夜之间毁星的现实。

#02

可以设想,林生斌的走红完全是被动的。

应该更清楚地说明白一点:任何明星的走红,除了团队的包装、设定之外,更多是看观众、大众对这个人的接受度,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有运气成分的。

而这个运气当然也有背后的逻辑支撑:就是走红的人长相不是那么地差,群众接受度高,像林生斌,所谓他的深情人设能够成功,是因为关注他的粉丝们太把他当自己人了。

那好,一个人家里出了一件非常惨的事情,一个刚刚失去孩子的父亲,写一些悼念先妻和孩子的内容,这很是打动人心——而这个人形象还挺端正,他被大家集体投射成完美深情人设,不是分分钟的事嘛。

而那些会费心去关注林生斌,天天追着看他微博,天天沉醉在他的新动态,一直追捧他与他互动的人,都会是哪些人呢?

这些人可能在自己人生中经历了不幸的事故,或者也有人因为有着与其类似的心结,甚至有人可能只是喜欢他的长相也可能,至于吃瓜群众,键盘侠之类的可能也有……

总之就是每个关注林生斌、把他捧上位的人,都有自己的心理动机,甚至他们都可能有着自己的心理创伤。

于是,大家集体默默关注也好、热情互动也好,总之,人人都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品咂着自心的滋味,在这样奇特的交互之中,也就顺利造出了林生斌完美深情的人设。

在这个造星捧星的过程中,群众们是把对方视为“自己人”的,因为是他们用自己心灵的投射造就了这颗星:他们会投射他是如何如何完美、如何如何深情,如何如何符合自己的想象……

这个时候人们的心理界限就模糊了,好像林生斌就不再是一个外人,而是自己心里的一个完美男人、一个好好先生……

他们对这个完美男人是有许多幻觉的:可能会集体一致认为,这个男人是不会再找妻子的,或者这个男人一定是非常专情一致的,这个男人是不会在短时间对别人动人动情的……

这个时候,人与人之间还有界限吗?

#03

于是戏肯定要演到这一幕:终于有一天,那个完美深情的人突然说他有了新生活,有了新的孩子……

一夜之间,完美人设坍塌了。

大家的愤怒来自于同一种没有边界的痛苦:我在你内心中把你造得这么完美,而你居然不是?你怎么能不是我所幻想的那个人呢?

于是,从前赋予的完美投射有多深,这完美偶像倒塌后的痛苦就有多重。那个原先被鲜花围绕的人,现在就被碎石围绕。各种攻击、谩骂铺天盖地。

但凡林生斌们有点常识,就会有这种心理准备:被捧上高位的人,总有一天会跌落下来。

因为人们既能够造星,同时也具有毁灭的力量。

人们造星时靠的是突破个人的界限:凭着自己的想象来制造各种完美投射;人们毁星时也靠的是突破个人的界限:没想到你是这么渣,所以现在你的事就是大家的事,你的渣就应该被所有的人都看见……于是各种角色齐齐上阵,一起掷石……

而一个成熟的人,有正确界限感的人,既不会创造偶像,也不存在消灭偶像。

首先成熟的人是清晰了解人性的,他知道这普天之下就没有一个完美的没有缺点的人。其次,他也不会盲目投射并创造出一个所谓看似的完美人设对象。

勿庸说,林生斌的完美人设是他自己创造的,同时也是群体赋予的:当他把自己的心理创伤感晒在大众眼前,他也就失去了自己应有的界限感,他在寻求情感的支持之时,也就顺利吸引了一大批了无心理界限的创伤者和投射者。

所以追捧他和毁灭他的人,都是同一拨人。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林生斌个人的界限和追捧者的界限是模糊不清的,没有人把他的家事视为他自己的事,都觉得自己有插一杠子的义务,都觉得自己应该唾骂他再踏上一脚。

#04

不用说林生斌这种公众人物,即使在生活中,在我们身边的亲人之间,我们多数时候都搞不清楚什么是正确的界限。

比如,友人之间会互相指使,你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闺蜜之间会干涉对方找什么样的男友,父母会干涉儿女的婚姻,上司会干涉下属的私人喜好,同僚之间忌恨纷争……

可能是缘于从小的熏习,大多数人更倾向于在关系中做不理智的“侵略者”,同时,我们也经常会是被他人侵略的人。

比如我从前工作的单位里,有一位同事就是那种自己的事无法拿主意,然后一切问题都要向别人咨询问询讨要建议的人。与此同时,她也允许所有的人对她的任何事进行干涉。

可以想见,她童年时一定被父母严重侵犯界限,不允许有自我主张,成年后,她才无法对自己的事情作主、只晓得依赖他人,了无界限和独立意识。

她这样的个性,其实并没有人真正尊重她,渐渐地,她在单位上成为一个大家都不喜欢的人,而她却并不自知。

我自己也是在界限和独立意识上学习了很多年才渐渐开始有了自己的力量。

前几天,一位女友就对我说,她有事情要我帮忙,我得如何如何帮她,那语气听来就像是在吩咐:你必须得帮我。

按从前我的个性来讲,在一些比较强势的朋友面前,我更乐于做一个好人,成全他人的意愿,甚至把自己的安排和计划放在一边。

但现在这个阶段,我会考虑一个事实:友人这个事是真的非我不可吗?我真的有时间去帮她做这件事吗?如果两个答案都是否定的,我就会果断告诉她,对不起,这几天我真的有自己的安排。

从前我可能认为这种拒绝会伤害友情,但最近这几年,我的真实发现是:事实上,我从未因为拒绝别人而导致友情受损。

#05

张德芬曾说,天下的事只有三种,一种是自己的事,一种是别人的事,一种是老天的事。这是理清人际界限的一种很简单的方法。

我们的烦恼来自于界限的混淆:“忘了自己的事,爱管别人的事,担心老天爷的事。”而一个人想要开心也很简单:“做好自己的事,不管别人的事,别想老天爷的事。”

在林生斌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出,大多数人没有理清这些事的界限,导致各种混乱产生。在这些混乱之中,有谁是真正的受益者吗?很难讲。

想起友与我分享一件小事。一日,她出门去办事,在停车场见到了一辆斜停的车,足足占了三个车位。她习惯性地涌出批判的愤怒:这个人!怎么回事?还有这样停车的?

但幸好,转眼之间,她发觉了自己的情绪,便如此问自己:

这个人这样停车,对我有影响吗?——其实没有多大影响,因为停车场空得很,还有大量停车位。

这个人这样停车,是我应该要管的事吗?——似乎也不在自己职权范围:一,自己不是停车场的管理员;二,自己也没有合理的身份来管理这件事;

第三问就出来了,那我为什么要为这样自己管不上、又没有影响到自己的事情如此地生气呢?

友人眨眼间就放下了自己的情绪,她很快平复心态,把车停好,自己去办自己的事了。

林生斌的事件足以告诉大家这个道理:当你把自己的创伤揭开来给人看,当你蓄意想要呈现自己某方面的人设之时,当你吸引了许多人的关注,制造了巨大的流量之时,注意要懂得呈现更多真实的、不完美的自己来平衡这个人设,否则,垮台就可能只是一夜之间的事。

还有,做为真实的人而言,最好不要去打造什么人设。你一打造人设,吸引来的是什么样的人可想而知,为了利益而打造人设,就更有可能分分钟坍台。

道理很简单:大道至简,道法自然。最真实的,才最有力量。

0 评论: 0 阅读: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