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城访古:三国蜀地,武侯神游

月下小生2018 2021-10-12 12:50:49

十月过后的南方大地本该迎来的是天高气爽、秋色宜人的时节,但今年入秋之后的江南几乎一直被“秋老虎”所掌控,虽早晚已经有些清凉,但少雨的日子里,一旦日晒三竿,那午时的炎热甚至不输三伏天。长江下游的江南一带备受有些反常的酷热所笼罩,而作为中国三大火炉城市之一的山城重庆亦是如此。虽乘舟夜游两江,江风拂面格外清爽,但白昼里有些过了头的炙热还是让人有些惧怕。

查询了最近几天江城的天气预报,这老天爷明显很不友好,没有最热,只有更热,迫不得已,我们只能调整一天的行程,提前去往三百公里外的天府之城——成都。高铁网络的四通八达,让川渝大地两座重要的城市之间只需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就能够快速到达;而暂时告别山城,我们一早便启程向蓉城出发。

和鄂渝交接山势起伏、重峦迭起的与众不同,重庆去往成都的高铁路线上,除了起始段穿越了几段隧道,此后进入四川盆地的高铁之路近乎和皖江地带差不多的畅通无阻。列车在田野和乡间飞驰,车窗外时不时映入眼帘的是较为集中的村落,一幢幢两三层的农家小楼拔地而起,红顶白墙为主,和皖江一带的农村风貌颇为相似。

和离开重庆时的艳阳高照相比,当列车向成都方向进发时,天上的云层也慢慢增多,越靠近目的地,天也越来越阴沉,而天气预报给出的降雨概率也超过了百分之五十。当高铁最终停靠在了成都东站,我人生中第一次踏上这块历史厚重的土地,天府之国、川蜀大地的阴云驱散了远方的炽热,似乎在用最这种热情的另类方式来欢迎我这个素未蒙面的远道之客。

在安顿好一切之后,我们便寻着历史足迹探寻着这座城市的秘密。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一段历史,华夏大地上在三国时期上演了一段波澜壮阔的朝代变迁,而家喻户晓的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三国演义》也让我们对这段历史分外着迷。数不尽的英雄人物,看不完的大小战役,前前后后不足百年的三国史却成为中国古代历史的明珠,为后人所津津乐道。

作为魏蜀吴三国之中蜀汉的主要领地,刘皇叔在历经多年的忍辱负重、东征西战之后,终于在公元221年在成都称帝,建立蜀国。五虎上将为蜀汉的建立打下了江山,而三国头号谋臣诸葛孔明则为了蜀汉的兴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蜀汉文化集于成都,而如今的武侯祠则是三国文化的浓缩精华。

抵达武侯祠景区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但地理位置更靠西的锦官城日落的要更加晚些,再加上国庆难得的节假日,探访成都,武侯祠则是一个必去的地方。随着依旧拥挤的人群进入景区之后,扑面而来的便是浓浓的三国文化。刘关张的汉昭烈庙内,三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君臣雕像分堂而坐,神态威严地俯瞰着前来驻足观瞻的芸芸众生;后侧的武侯祠内,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诸葛孔明摇扇独坐,即便是眼前有千军万马奔腾而来,丞相早已是心有成竹,安然的稳坐中军帐。

一个多小时的武侯祠游历,刘关张和诸葛亮是这里的绝对焦点,蜀国阵营中虽还有赵云、黄忠、马超和庞统这样出类拔萃的猛将和谋士,但由于武侯祠的占地面积和纪念重点的问题,其他的能臣良将也多是被集中在一处笼统带过。别过武侯祠,站在景区大门前回望这座历经风霜、历史厚重的武侯祠,杜少府的一首《蜀相》应景而来: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江山沉浮,王朝更迭,正如杨慎的《临江仙》最后一句所言,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蓉城的首日最终在夜色下闪亮夺目的巨型灯光秀中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而川蜀大地的文化和风光并不仅仅局限在这锦官城内。期待着后续的探寻足迹中,我能发掘出更多的蓉城之美,蓉城之光,蓉城之貌!

0 评论: 0 阅读:99